台湾高中历史课本再度大变脸,台独这样去中媚日逐步洗脑下一代

www.88利来国际.com

2018-10-08

  本周,台湾教育主管部门通过新版高中历史课纲。 依据此课纲,台湾高中历史课从此只讲台湾史、东亚史、世界史,自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台湾高中一直设置的中国历史课不见了,中国历史与日本史、韩国史并列于东亚史。 这就意味着,如果接受这样的教育,台湾的孩子从此只认台湾历史是自己的历史,而中国历史是东亚史,是周边国家的历史,与己无关。

这种宰割史实的历史教学设置,是民进党当局去中国化迈出的又一步,他们要从校园教育开始彻底洗脑台湾下一代,让他们认中国为外国。

  逐步推行去中国史  蒋经国去世后,李登辉主政台湾,开始在校园的历史课上动手脚,先是在初中加入了《认识台湾》教科书,这本书成为去中国史的起点,将台湾历史分为史前时代、国际竞争时期、郑氏治台时期、清领时代、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和国民党退守台湾。 这样的历史划分,将葡萄牙、西班牙、郑成功、清朝、日本、蒋氏父子列为同一性质,都是外来政权,误导台湾是被中国侵略的印象。

  但李登辉时期大中国意识仍然是台湾的主流,他只能挟带私货,放任学者鼓吹台独史观,其中便有杜正胜的同心圆理论,这个理论将台湾视为和大陆毫无联系的一个孤立的点,鼓吹改变中国视角,从台湾出发,由内而外,由近而远了解历史,认识世界。 在此理论基础上,校园教育开始渐渐抽离中国内容,以台湾本土内容为政治正确。

杜正胜自己曾说:现实情况下,我们能做的不过减低一些中国成分,多加一些台湾成分而已,《认识台湾》课程即是具体的展现,进一步扭转中国主体而为台湾主体,还有很大的距离。

  经过李登辉的铺垫,2000年陈水扁上台后加快历史教学的去中国化步伐,2003年的高中历史新课程纲要草案将明代中期以后的中国史划分到世界史中,2006年将台湾史从中国史中分离出来,台湾的高中生首次有了台湾史教科书,台湾高中历史课从此形成台湾史、中国史、世界史的格局,至今未变。

  台湾史教科书去中媚日  台湾史教科书基本延续了李登辉的《认识台湾》的历史划分,分为早期台湾、清代的长期统治、日本统治时期、当代台湾与世界四部分,以去中媚日为基调,在血缘、文化上强调台湾与南岛(南太平洋岛国)的渊源;将郑成功收复台湾称为夺取台湾,把这段历史称为荷、西与郑氏政权,别有用心地将郑成功与殖民者并列;将清朝统治时期台湾的发展称为汉人文化向台湾移植,强调民变和当时汉族与原住民族的冲突,无视当时的发展成就。

  对于日本殖民统治的50年用了四分之一的篇幅强化美化,这一章的导论里有这样的文字:对台湾民众而言,日本殖民统治台湾的五十年,在社会、政治、经济或文化等各个层面上,接触到前所未有的新体验,也就是近代化的经验……当台湾民众开始体验一个近代文明空间的同时,社会民智也随着提升。

由于近代化的先后与程度有所差异,台湾民众逐渐与他们在中国的远亲,无论是生活习惯或行为模式,在近代文化的认知上有了分歧……全然不提日本在台湾的屠杀、掠夺、歧视暴行,无视台湾人民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史实。   除了教科书变脸,陈水扁时期的教育部门还发布教科书用词检核,规定对中国的地名、历史朝代、特定人物等都要加注国名,比如山西省改为中国山西省,春秋战国时代改为中国春秋战国时代,伟大诗人李白改为中国的伟大诗人李白;规定我国改称中国;规定不得用古代、老祖宗、古人等词汇指称中国古代和古人;规定不能用国画、古典诗词指称中国特有的书画、戏剧、诗词;甚至禁用古今中外一词。

  这种近乎文字狱般地检核,使台湾的教科书沦为台独教材,使台湾孩子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强迫下一代认识虚构的台湾  台湾历史教科书一路变脸,也一路受到谴责和批评。 当李登辉推出《认识台湾》时,台湾著名的排湾族诗人莫那能疾呼:认识台湾必须认识真实的台湾,不是强迫下一代认识虚构的台湾。 当时,台湾学者王晓波、王仲孚等逐句批驳《认识台湾》,并出版了《认识台湾教科书参考资料》。 台湾作家陈映真指出:大量的主流政治意识形态干预,民族分离主义的宣传和新殖民地观点,使历史教科书充满了欺罔和错误,他痛斥教科书中的台湾文化多元论、明郑独立王国论与日本殖民有功论等都是谬论。   到了陈水扁时期,每次的课纲修订都伴随着激烈的批评与抗议。 2003年历史课纲提出将台湾史从中国史中分裂出来,遭到了历史学者和时任立委的洪秀柱、李庆华、李庆安等迎头痛击,课纲委员会召集人张元不堪压力辞职。   2006年,台湾史单独成册的课纲出台,台湾历史学者逯耀东发表公开信批评自己的弟子、参与历史课纲修定的周梁楷、黄清源,逯耀东在信中写道:你们遵从某人的意旨,闭门造车将历史裁剪得柔肠寸断,然后拼凑起来,就向天下宣告新的历史解释已经形成了,这样不是草率些吗?所以,半年多前高中历史课程问题初起之时,我就认为这是一场闹剧……  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曾是主流  当飞机广播我们正飞越长江时,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这是我老爸口中、我的小学课本中、我唱的歌曲中一直存在的长江,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见到。

这是一位台湾朋友述说他1990年第一次到大陆时的感受,当时觉得台湾朋友煸情,后来了解了蒋介石父子统治台湾期间的校园教育,才理解这位生于台湾的朋友对长江的感情发自肺腑。   现在台湾有些乡下的校园还保留着这样的标语:当个活活泼泼的好学生、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这个标语曾经镌刻在台湾每个中小学校园里,并印在学生的作业本上。 就像大陆的学生皆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一样,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是那个年代的台湾孩子最熟悉的一句话。

鉴于台湾实行了50年的皇民化教育,当时的国民党当局全面推行中华文化以抵消日本殖民教育的影响,1948年台湾高中历史课纲的教学目标是:明了中华民族内各宗族起源、混合及其相互影响相互依存的关系;明了我国历代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变迁的趋势,特别注重足以影响现代社会生活之史实,激发爱国家爱民族之精神与光大之责任……在这样的历史课教育下成长的台湾人,即使不认同大陆的政治制度,但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热爱中华文化,我国自然就是中国。

  也许正因为如此,台独视这样的历史教育为大敌,在近30年的时间里,不断涂改着历史课本,意图塑造我国是台湾,中国是外国的认同。 但台湾不乏明理之人,近日对东亚史的口诛笔伐中,有学者指出:去中国史的结果不会是台独所期望的,因为台湾的年轻人会认识到,靠着去中国化的文化与历史,他们会失去文化底蕴,失去未来的竞争力。